謎宫

猛虎和Pi

放在想看清单里很久的,却一直忘记看的《少年派》,今天听奇葩说思达说起这个故事,终于找到了契机,几乎是一边擦着鼻涕,一边看完了126分钟的电影。

说起这部电影,第一个我想起来的不是老虎,也不是这个少年,而是那片海滩,据说拍摄地是位于垦丁的白砂海滩,好像也是因这部电影而闻名。记得2013年的时候,那片海滩上人不少,沙很细腻,太平洋的海水很蓝,我还记得海风和浪花拍打礁石的声音。

在未被剧透过的观影途中,我也想过救生舟上的那几个动物影射的是什么。即便是看完网上流传最广的解读,我仍然觉得我的观点合乎情理,老虎是pi的一部分,如果它是pi的兽性,那更浅一层,我也可以认为它代表了自身的恐惧,斑马、猩猩、...

变脸迷情,结局像新警察故事,对手戏和冯德伦#想起来就po个阿祖养养眼

猪仔 一只后腿受伤的猫

在时间的洪流里
我是一叶扁舟
在湍急的河水中
盲目地漂流
水流自有方向
船却不知归途
只好摇摇曳曳
摇摇曳曳地渡

在漩涡里打转
在激浪中颠簸
也许它没有舵手
没有乘客
从不靠岸

在时间的洪流里
舟不知所往
不知是时间渡我
还是我渡时间

糟糕的是,我并没能忘记

与你走过那几条马路,那几条原本属于我和别人记忆的马路。与你第一次走,与你做的每一件事,或许都可能是最后一次。

我知道我似乎还是没能释怀。

也许从一开始,我就从来不曾相信,我能真的放下你。

身边的朋友都说不应该再见你,甚至我也知道,再见无益,但我骗自己,见一见而已,或许也无妨。

我也想过,所谓成熟的人不必做一些无谓的事,应该学会对无法改变的事情释怀。

作为巨蟹座,最糟糕的一点就是,不珍惜眼前,总怀念曾经,尤其怀念一去不复返的一些人和事。

道理我都懂,不过道理也从来不是说给自己听的。求而不得苦,苦是真的,骗不了自己。

别人总说你渣,但是渣不渣的也改变不了,我心里刻画的你的样子。

就...

还是环臂才能抱过的法国梧桐
春季一来,就漫天飘散的飞絮
还是那熙熙攘攘的街头
橱窗里有那么几个模特身上的连衣裙
会让人忍不住回头再看一眼
还是那几条马路
有些小吃店本以为还在的
不过小朋友身上的校徽没变
我都能认得出
还是不喜欢去最近的车站乘车
非要走过几个路口
然后找点借口再走过几个
还是那辆公交车
幸好它从来没变道
依然可以送我回家
哪怕只有一站路

不晓得为什么
我低头在新开的店里闲逛的时候
不小心瞥见了自己穿着校服
甚至觉得自己又在贪闲了
不知道今晚功课又要做到几点钟
回家妈妈又要说放学不回家去哪里玩了

还是那熟稔的街道
熟稔的一切
不熟悉的自己

你去了北海道,一个向往了很久,却一直没有成行的地方。

照片是你和妻子在地狱谷的合影,那一年我只身去了台湾的地狱谷,而原本我们是约好的。

最近的水星没有逆行,然而回忆总是在轻叩我,一些关于你的,关于不是你的。

进了早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,恍如隔世,仿佛我还年轻,还正在经历那么多改变和点点滴滴的磨难,那时候依然很勇敢,觉得还有很多时间去挥霍。

当这一切都过去了,只有回忆还那么热情,每天都会提醒我。我试图甩开它们,但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处。


觉得夜晚的心很柔软
像一朵棉花
一根针就会穿透
多扎几下
痛得好厉害

流离失所
魂飞魄散
原来是我丢失了信仰
关于纸和笔
关于黑夜
关于写作

©謎宫 | Powered by LOFTER

這裡的一切,關於我愛你。